电影《花木兰》解读│女性的“位置”应由谁来定义?

发布时间:2020-09-27 3评论 1561阅读
文章封面

最近看了迪斯尼改编的影片《花木兰》,一个西方导演能对中国文化和大量隐喻和象征元素拿捏到位,也从西方文化的角度对影片做了一些补充扩展,让剧情和人物形象更为丰满立体,尽管存在争议,个人认为仍不失为一个可圈可点的优秀作品。


这部影片呈现了在中国古代的文化背景下,一个女性如何在男权社会中突破重重困境,获取身份认同,取得男权社会里的话语权,也就是“位置”。


用心理学家荣格的术语来说:呈现了一个女性整合自身的阴影,发展和平衡了自身的男性气质和女性气质,走上了自性化,最终成为了自己的英雄之旅。


它塑造了一个完美的女英雄的诞生,这种完美体现在她的力量,忠贞,勇敢,真实,奉献和一颗悲悯之心上,体现在了她最终赢得自己的阳性力量和阴性力量,获得了“雌雄同体”的完整人格。


01


“你是女儿,不是儿子,你要知道你的位置!”


影片一开始便呈现了一个父亲的内心冲突,虽然父亲看到了木兰的元气,生命力和作为战士的天赋,想让女儿成为一名勇士为家族为国家带来荣耀。


然而在重男轻女的男权社会中,这需要付出沉重甚至惨痛的代价,这时妻子也劝说自己女儿需要婚姻带来荣耀,否则会成为“女巫”。


所以父亲妥协了,也为了保护女儿,他要求女儿服从家庭的安排和期待,父亲对女儿说:“你应该要知道自己的位置”。


母亲也给木兰安排了一次相亲,当媒婆训诫木兰应该循规蹈矩,应该怎样服侍丈夫时,一只蜘蛛在桌子上,被木兰用茶壶压住,媒婆要求木兰移开茶壶,告诫木兰:“茶壶应该留在桌子中央。”


木兰回答:“我认为茶壶应该保持原样。”


“蜘蛛”在这里有控制和吞噬的负性母性意象的象征。木兰在这里选择抗议这个负性母性意象强加的“应该”,遵从自己的本性。


这个“应该”和父母强加的“位置”是一个负面的标签,一个桎梏,一道枷锁,有多少孩子因此被锁住了成长的步伐。


但木兰没有认同父母给的这个“应该”和“位置”,没有被母亲定义的“女巫”的命运所吓倒,如同青春期孩子的“离家出走”或“叛逆行为”有时是在宣告他的主权和独立,她偷走父亲的盔甲和宝剑,代父从军,赶赴沙场,驱除鞑虏。


荣格心理学认为英雄受到命运的召唤,通常是由一次丧失,一个创伤,一场灾难或一个危机撬动,开始英雄之旅的启航。


而木兰“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带着对父亲的爱,以及父亲曾是一名沙场英雄的认同,更重要的是,也因为父亲对自己的爱,使得她有勇气走出家门,和父母分离,对家庭“叛逆”,也踏上了成为自己的英雄之旅。


02


“你不能让你父亲的财富拖你的后退,你需要培养你自己的天赋!”


为了在军营不被发现,木兰不仅女扮男装,她也隐藏了自己的真实姓名,改成了一个男性化名字“华君”。


她的上司也是他父亲的好友肯定了她的天赋,同时也告诉她,她的剑法有她父亲的影子,她应该发展她自己的特色和天赋,不能让他对父亲的过度认同束缚了她自己的发展,让她不要隐藏自己的元气和天赋。


只有真实的人(真我)才会与他的生命力(元气)有着深刻的联系,这与父亲教导她要隐藏自己的元气是完全不一样的态度。


通常父亲是孩子成长路上认同的第一个男人,这个上司则是另一个引领木兰和父亲分离,走向和成为自己的男人,这个时候开始,她开始去除对父亲的过度或不当的认同,寻找自己的才能,天赋,特色和个性。



在此期间,她也遇到了一个相互欣赏的同辈,这个男人不仅欣赏和认可她的才能和男性气质,也帮助她发现了自己的女性气质,经由这个男人充当的“镜子”和这份萌动的“爱情”,让她女性气质的一面有了呈现的机会。


一个女孩经由一个男人而成为女人,这个男人成了她生命中确认自己身份认同和位置的第三个重要男性角色。



03


“你是谁?你伪装成不是你的样子,你的欺骗削弱了你的力量!”


当称作“仙娘”的女巫是作为木兰人格中的阴影呈现的。哪里有光的照射,哪里就会产生阴影。我们的人格也同样如此。


心理学家荣格提出了人格面具的对立面“阴影”,他从内容上是无法定义的。所有我们不接受或还不能接受的东西都可以算是阴影,而阴影同样存在着消极面向和积极面向。


当女巫问她:“你是谁?”


木兰回答:“我是华君,是帝国军队的士兵。”


女巫说:“你是骗子,你的欺骗削弱了你的力量。你伪装成你不是的样子,你死定了!因为谎言只能活这么久。”



这里的欺骗和谎言不仅仅是说木兰男扮女装,欺骗军营。也在隐喻木兰在伪装外在的同时,也伪装了自己的内在,她过度认同他人给的标签和军人的人格面具,自己的阴性面和女性气质被自己掩藏和否认,直至压抑成无意识的阴影。


而这部分阴影也是自己的真实自体的一部分,一旦真实自体被隔绝,和自己的阴性面也就是女性气质失去了连接,也和自己的灵魂和生命力失去了连接,“一阴一阳谓之道”,没有阴性气质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和创造源泉,阳性气质如同根基不稳的大厦,自然是没有持续性和真正强大力量的。


所以在和阴影“女巫”的对抗中,木兰被打败了,“死”去了。也因为阴影女巫的提醒,木兰“复活”了。


这时影片镜头中有一只凤凰经过,此刻的木兰耳边也许想起来父亲对自己说过的话:“坐落在我们神殿的入口有一只凤凰,有人说凤凰被火焰吞噬,然后会再次出现,我想她能挺过折断的翅膀……”



因为女巫因为这个阴影人物的存在,木兰完成了一次象征层面也就是精神层面的死亡重生。


影片中的木兰醒来后看到宝剑上镌刻的“忠勇真”的“真”字时,灵魂被唤醒,跨上战马,“丢盔弃甲”,脱去“武”装,露出“红”妆,一头黑色秀发,一袭红袍象征着她对真实自我的接纳,对自己女性气质的接纳,对阴性能量的回归。

    

当木兰接纳和认同了自己的女性身份,阳性能量不再受到阻塞,阴阳能量有了流动,这时重回沙场的木兰以一敌百,所向披靡,展现了强大的力量。


这时影片以一个非常有象征意义的情节呼应了阳性力量回归阴性力量后的强大威力。


当敌人使用火攻,眼看危在旦夕之时,木兰看到高山上的冰雪,心生一计,运用智慧给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的进攻,而当火球被投掷到雪山后,引起雪崩,敌人惨败。


雪山上的雪也是水,也是大自然母体的一个象征,木兰经由阴性气质的回归而获取了灵感和智慧,象征着大母神阴性能量的雪水与阳性能量的火球相遇交融,阳性原则与阴性原则的对立统一,也呼应着木兰内在阴阳能量的转化整合。



04


“我知道自己的位置!”



凯旋归来,木兰做的第一件事不是邀功,而是向敞开真实自我,选择向军团向上司袒露自己的真实女性身份,结果遭到驱逐出境的处罚。


在她众叛亲离,孤独痛苦无助的时刻,阴影人物女巫再度出现,认为她的“耻辱比死亡更为可怕”劝她加入自己的阵营,“融合我们的道路,我们将变得更强大”。面对强大的无意识阴影,如同莎士比亚戏剧里的“to be or not to be?”


木兰此刻面临一个大如生死的抉择,她没有被耻辱湮没,也没有对恐惧让步,更没有对女巫的诱惑所收买,而是坚持自己的信念,选择一条更难的路也是一条忠于自己本性的路,用忠诚和勇敢做出了对诱惑的回应:“我知道自己的位置,这是我的职责,为王国而战,保护皇上。”


05


“站好你的位置!”


荣格认为对自身人格中的阴影的整合通往自性化之路。这个“自性化”是指这样一个过程:一个人最终成为他自己,成为一种整合或完整的,但又不同于他人的发展过程。


自性化之路也就是发现自己,成为自己的道路。而对阴影的接纳和整合会让人格更接近整体性。



当阴影人物女巫看到木兰的坚持和力量,知道自己无法使她屈服,正如“杀不死你的将让你更强大”。


这时消极面向的阴影遭到削弱,积极面向的阴影开始给予她力量和支持了,“女巫”不仅祝福她选择一条高尚的道路,还为她的理想的实现提供了帮助。


而这时,女巫被箭射伤,木兰抱住了女巫,女巫支持她“站好你的位置”,也承认了她的力量:“不是一个女孩,而是一个女人领导着军队……”。


这时候的木兰已经和阴影达成和解和获得一定程度的整合了。木兰面对无意识阴影的态度告诉我们,当我们面对无意识的阴影,选择不逃避,勇于面对,对其接纳,是能从中吸取养分,让我们的人格更为完整,也更具力量的。


06


 “像凤凰一样站起来,告诉我你的名字”,“我邀请你取代我的位置!”


当木兰受到阴影的帮助和指引,来到营救皇帝的地方,在与敌人争斗的过程中,父亲的宝剑掉落熔炉中,一方面象征对父亲的认同被内化,内心力量足够强大,这时候不需要手中有剑,因为心中已有“剑”。


另一方面也象征着旧模式的破除和销毁,对父亲的认同需要超越,需要去拥有和运用自己的天赋和独特性,去拥有属于自己的“宝剑”。



当成功营救了皇帝后,她赢取了第四个“位置”,这个位置也经由最高权威男性得以见证和确认。


皇帝说:“你是个强大的战士”、“像凤凰一样站起来,告诉我你的名字”、“感谢你的服务和奉献,我邀请你取代我的位置!”面对这盛大的荣誉,木兰再次依从自己的本性做出了选择:回归家园,和家人和解,奉献家庭。



07


回归家庭,再次确认女性身份,获得祝福,重新出发。


木兰的返乡也是回到自己内在的心灵家园,从心理层面也对自身阴性气质的再次折返,回归与确认,她也再次得到父母和家庭的爱、原谅和认可:“我的女儿是我的一切,是我愚蠢的骄傲把你赶走了,一个战士了解另一个战士。”


这时,皇帝委派她的上司送来了一把宝剑,对“家庭的奉献”是“忠勇真”忠诚,勇敢,真诚后的第四个美德,也是女性气质和价值的回归。


这时候的木兰通过拥有了自己的“宝剑”的象征,完全拥有和确立了自己在父权社会的位置和身份,也完成了自己内在人格阴和阳,男性气质和女性气质的整合。


正如《一代宗师》里面,宫二姑娘称习武之人有三个阶段和境界: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这时候的木兰由内而外,走向了合一,可以重新出发,服务和奉献他人了。



08


当代女性如何赢得自己的“位置”,活出本真自我,获取完整性? 


一个人的自我不是与生俱来的,是后天通过获取对他人对世界的一系列认同的结果。


也正因为在早年与父母的不良互动关系以及社会文化环境的塑造或在成长过程中累积了各种创伤,渐渐我们的真实自我被遮蔽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虚假的自我。回归真我并不简单。


正如哲学家尼采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提到人类精神的三种变形:精神如何变骆驼,骆驼如何变狮子,最后狮子如何变成小孩。


在成长的过程中,经过后天的塑造,我们的精神如同骆驼般跪下,要满载十足的重量负重前行,在这个阶段有一条巨龙在统治着精神,它叫“你应该”:也许是背负着的那些传统,积累的知识,是那些我们需要适应他人适应社会的人格面具,也包括那些旧有的价值观,对自我的怀疑和否定……


然而仅仅停留在这个阶段是不够的,我们不仅仅是接受,是存储,还应该转化成更高的能量,比如艺术,智慧等等。


于是精神要迎来第二次变形:骆驼变狮子,然后狮子也还不能创造新的价值,但是有一种和可贵的东西,那就是勇气,骆驼式的自我怀疑和否定也变成了狮子般的对自我的肯定。


所以狮子的精神是“我想要”“我要”,因为拥有了力量和勇气,至少可以为自己创立自由,而成为创造新价值的起点,可以去敞开自我,拥抱可能性甚至不可能性.


最后精神要迎来第三个转化:由狮子变成小孩,“小孩是遗忘和无辜,是最初的生命形态,是新的开端,是一个自转的轮子,是神圣的肯定:精神有它自己的意志,丧失世界者赢得了自己的世界。”


我理解这个“小孩”也许说的就是回归自身,把狮子的力量引导到创造的原点。


我理解这个“小孩”是一个觉醒者,是真实自体,是“真我”,是回到了思想的纯粹,生命的纯真,是本真的孩童的存在状态,是一种精神的轻盈和自由,就像一个神灵在孩子的心灵舞蹈。


那女性如何成长,如何去赢得自己的“位置”,如何活出本真自我,如何获取完整性?


  •   去冒险去犯错


  •   拥抱不完美


  •   通过向下扎根而向上生长


哲学家叔本华认为我们要做的恰恰不是上升,而是不断的下降,深入到灵魂深入到无意识,甚至深入到世界最本源的力量,那就是万物之中都弥漫着汹涌着的生命意志和欲望。


从世界的最黑暗最混沌的力量开始,在阴性与阳性各种差异各种不同力量之中寻求平衡,最终上升到光明和勇气。就如同荣格在《寻找灵魂的现代人》里所说:“太阳在把光芒洒遍世界之后,往往需要收敛光芒以照亮自己。”


往下扎根,深入到灵魂,精神,不确定性和焦虑当中。不是要向上帝那样上升,而是女神降落,落到地下去扎根,当你一层一层往下降,把成长路上别人给你的“应该”,给你的“限制”标签一张张撕毁,当你再次上升,再出来的时候,你就更真实更完整了。


所以当我们去剥离、去破除那些理想化的、完美主义的、应该的、不能的……我们的世界或许会变得更加开阔、更真实、更有活力。


生命也因此可能会转变成一种新的形态,像莲花般“出淤泥而不染”,在冒险、不确定、不完美、错误、失败和痛苦之上开出美丽的花朵,像蝴蝶一样不断挣脱束缚,实现生命的变化和飞翔。


褪去盔甲,回归真实自我,会变得更软弱吗?不,你最软弱的时候也最强大。


只有去直面痛苦和黑暗,去试炼去超越自身,散发出源源不断的创造力,才能让生命不断展开,呈现更多的可能性。


有勇气成为不同的人,你才能不断折返自身,去成为你自己。



“绿色的嫩芽长到了天上,

她的祖先为她庆祝,

在天穹的穹顶上,

有一只凤凰,

一个女孩成了一名士兵,

这个士兵成了领袖,

这个领袖成了,

一个传奇。”


愿天下女性都能活成自己的女王,成为自己的传奇。






文:王莉莉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王莉莉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王莉莉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