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原生家庭反复伤害,我该决裂还是和解?

发布时间:2020-01-08 9评论 2107阅读
文章封面



初见林园  



她叫林园,南方人,长得白净瘦弱。那时大学报到,别的女孩都是父母陪伴,只有她一个人提着硕大的行李箱爬楼梯。


我去搭了把手,得知她搭亲戚的顺风车来到这个城市,向对方道谢后,便独自前来学校了。


“父母呢?”我问她。


“在家里,等到寝室我给他们报个平安。”她笑着,眉眼弯弯,真好看。


那时我还不知道她的笑里的苦楚,只当这是个乐观独立的女孩子。



原生家庭之苦 



渐渐熟悉后,知道了她家里的情况:一线城市,父亲被生意伙伴骗光积蓄,母亲无业,家中另有长兄幼弟。哥哥已辍学,工作养家(仅比她大一岁);母亲希望她也辍学养家,并尽早找个有钱老公帮衬家里。她苦苦哀求,家里才同意她读大学,前提是学费和生活费自己想办法。升大学的暑假,林园同时打着两份工,每天上班16小时。晚上没公交了,她只能一个人心惊胆战地奔走在黑夜里,祈盼快快安全到家。


“你的妈妈没在工作吗?”我问她。


“在我的记忆里,她从来没有工作过,也不想工作。”她说。


“所以她就叫你辍学?你也没有工作过,而且是未成年人。”我十分气愤。


“没办法,她是我妈妈,不管怎么说都是我欠她的”。她流着眼泪说,“我只希望大学尽快结束,这样我就可以全职赚钱,赶紧赚够钱给她。报答她的恩情后,我就自杀,活着太痛苦了。


   大学期间,林园一直在做兼职。送外卖、兼职礼仪模特、餐厅打工、做婚庆表演……即使这么努力,还是常常会没钱吃饭。我曾在失眠时见过她秒删的朋友圈“想死”、“奔溃”……毕业那天,她对我说,真好,可以专心工作了。问她工作的方向时,她说喜欢销售行业,说话时还是笑得眉眼弯弯的样子。是呀,我心想,销售行业,只要努力聪明,刚入职便可能高薪。



与原生家庭的决裂



再遇是在毕业两年后了。林园的妈妈逼她与一个离了婚的“有钱人”相亲,抗争无效后,她离家来到我这边。谈起这两年的经历,她说自己的工资(大概20w左右,一线城市),除了每个月自留1000元的生活费,剩余的都交给了妈妈,供家庭开支和弟弟上学。她说这些她都能够坚持下来,但前提是,家人也是真心爱她。妈妈为了收彩礼,去控制她的婚姻这件事,让她忍无可忍。


林园租了房子,挑选了一些温馨的墙纸和摆件,把房间装扮的非常有童话气息。她说,“终于有了自己的空间,这一直是我的梦想”。离家的两个月,林园的妈妈不停给她打电话,索要工资和叫她回家。林园几经奔溃,最终与家里达成一致:每个月给家里打3000生活费,前提是家里不再干涉她的生活。


又过了一年,林园找到男友,并与对方登记结婚了。她没有办婚礼,只是带男孩回家见了一次父母。她的父母向男方索要30万元彩礼,并各种为难男方。林园当即带着男孩离开,并切断了与家里的联系。“他们的手伸得太长了,我都结婚了,他们竟然还想继续控制我。你知道吗,好多次梦到他们,我都会哭着被吓醒。我不怪他们不爱我,只求他们不要打着爱我的名号施加束缚,反反复复伤害我。”这是庆祝她结婚一个月时,她对我说的。



与原生家庭的“和解”



林园做了母亲孩子半岁时,她和老公带孩子去看望了外公外婆。可能新生命带来的喜悦,让这二位老人暂时有了温情。这次她在家里住了三天,有老公和孩子陪伴着,她觉得自己在这边是个不那么孤独的可怜虫

“谈不上好好相处吧,毕竟发生过的事情不会消失。只是,算了,过去了,不为难自己了。”她回来后这么跟我说。原谅太难,放下也谈不上。只是尽量遮着掩着不去想,偶尔被小事触发,依旧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偷偷哭。


其实林园是个长相好看,内心善良,非常懂得体谅人的姑娘。我庆幸她在独自赚取学费的过程中没有走歪路,也庆幸她克服困难读完大学,有了自食其力的本领。到外求学是她摆脱控制的转机,经济独立是她拥有话语权的基础,幸福的新家庭是她与父母“和解”的支撑。


与原生家庭和解与否,不只是子女说了算,还要看父母是否能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不再继续施加伤害。父母错而不知,知而不改,挟恩图报,是不少子女的痛苦之源。和解还是决裂,怨恨还是原谅,不同经历、不同家庭、不同阶段,会有不同的解法。只愿在求解的过程中,大家保护好自己,尽力让自己生活得好些,不做令自己后悔的事。要真实在解不开,就“算了,不为难自己了”。


— The End —


作者简介:赵米雪,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高级中学教师;致力于学生心理与学科教育相结合的实践应用


0

回复

作者头像

赵米雪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赵米雪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